3D彩票

中缅边境赌场绑架案调查:以招工为名,骗至缅甸后设局索赎金

时间:2018-01-23 12:28:41

乘出租车进入瑞丽市区时,检查站的民警也会在路边详细了解外来乘客来到这里的目的,并一再提醒不要出境赌博。
3. 一个还算幸运的人质
4. 免费机票和“打车费”
回来的第二天,徐浩来到国门派出所做笔录,“本来是不想来了,但是希望我的笔录能给警方带来一些线索,警察也很认真,记录得很详细。”
“等到了之后我才发现,并不是我一个人遇到了这种事儿,等了3天就认识了十几个被绑架到缅甸去的人的家属。”王国伟说,“在国门派出所做了笔录,我就整天待在这个棚子底下,回酒店能干啥呢?在这里大家说说话,心里头踏实点儿。”
熟悉这一带的出租车司机郭海分析,之所以要建类似围墙并设有壕沟的长廊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减少有人偷偷跑到对岸的可能。
在距离瑞丽最近的德宏州芒市机场,出口处张贴着明显的警方提示:“如果您到德宏的机票属于网络、微信等认识的陌生人以贷款、务工等为由免费为您提供,并承诺免费食宿和接送的情形,您可能被骗了!可能会被诱骗至境外受到非法拘禁或绑架!为避免发生被人诱骗至境外受到不法侵害,请及时与机场公安或者瑞丽市公安局联系,确保您的人身和财产安全。”
20日下午,又有四五位家属赶到国门派出所报警,有人是为了弟弟,有人是为了丈夫,还有人是为了女朋友。
落地后,陈强很顺利地和前来迎接他的“工作人员”接上头。对方安排了大巴车,将陈强一行人送到瑞丽,同行的还有另外4个人,都有和陈强类似的目的。
最终,陈强接下了价值25000元的筹码,按照“一拖四”的规则,输钱后的他欠了10万元钱。
1月20日,国门派出所院子里遮阳棚下面,七八个人将刚刚从缅甸逃回来的陈强围住。
24岁的陈强在2018年的前19天,遭遇了被烟烫、被打火机烧、被电击、被棍打,甚至亲眼看到同样被绑的人吃掉了自己的便溺。
对方显得颇具诚意:提供往返机票、免费住宿,实地考察后如果不满意可以不做。陈强很快就登上了从江苏南通飞往云南昆明的航班。
关了一天多之后,19日下午,绑架者让徐浩给爱人余燕打了电话,赎金的金额是2万元。
经历了19天囚禁的陈强此时的手依然不住地抖,别人递过来的香烟也不小心掉在了地上。
为了方便同样遭遇的人彼此联系,1月12日,一位江西被绑架者的家属建了一个微信群,最开始只有5个人,等到王国伟加入时,这个微信群里已经有70多人了。
瑞丽警方发给当地出租车司机的宣传单
和徐浩一样,陈强也是在QQ群“上钩”。
徐浩记得,一名绑匪曾经炫耀称,自己的这个“据点”每个月就能抓来40多个“肉票”。
在遮阳棚等候的人群中,有陈强的同龄人,也有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,还有挺着大肚子的年轻女人,他们赶来国门派出所报案的情形几乎都一样——自己的亲友在缅甸被人绑架了。
按照他的分析,2万元赎金在所有人质中几乎是最低的,因为他“很幸运”地既没有借筹码,也没有让对方提供免费机票。
被放回来的多位受害者介绍,自己来到瑞丽的原因,大多是看到QQ群、微信等社交网络上的广告,想来找工作或者申请小额贷款,与赌博毫无关系。

郭海手上有来自瑞丽警方的宣传单,看到行李特别少的外地年轻人,出租车司机们往往会格外小心,再三询问他们来瑞丽的目的,提醒不要进入对岸的陷阱。